回主頁 樂天生平 樂天節目 樂天報導 聯絡樂天
【當傳奇人物吳樂天遇上台灣英雄廖添丁】
國立東華大學文學博士候選人
吳樂天唯一傳授弟子     吳國禎 撰

1980年代,吳樂天以講述「傳奇人物廖添丁」故事風聞全台,將廖添丁的抗日英雄形象正式定調。
在以往的著述中,廖添丁被冠以「義賊」名諱,從戰後初期文學家廖毓文的著作「台北城下的義賊」、到許丙丁先生的「再世廖添丁楊萬寶」,乃至民間說唱的歌仔冊,無一例外,證諸日治時代的台灣日日新報的新聞,當中亦有「神出鬼沒廖添丁」、「廖添丁之舊惡」、「飛簷走壁廖添丁」等報導,台灣民間更有「你不是辜顯榮,我不是廖添丁」俗語,明白揭示了廖添丁乃是與日人為伍的台籍富商至為畏懼的對手。
但是到了吳樂天口中的「傳奇人物廖添丁」,卻已完全掙脫了「俠盜」的歷史性格,而大肆渲染廖添丁與江湖人物交遊、與日治政權下的高官抗衡、與統治者所豢養的台奸鬥智等種種傳奇,在吳樂天舌燦蓮花的播講技巧下,無論是「冥府道上咧行,活秒無活分」的廖添丁,抑或「猴頭老鼠耳,鼻仔翹上天,穿一領西裝M(size)的崁到腳目」的香港蜘蛛賊祖師奶紅龜仔,抑或廖添丁的紅粉知己台中太平鳳仙姑娘;或者是依序出現的日本人爪牙辜顯榮、蔡萬龍、張海瑞,乃至台中州參議員吳雨潤、西螺佛庵住持阿善師等人物個個形象鮮明,活躍於廣播的空中,就連講古中慣常穿插的套語「講添丁,說添丁,添丁說不盡」、「世間就目藥水干仔上細矸」等,也都傳述一時。
如此不斷踵事增華的故事結構、形象鮮明的善惡人物,終能開創出一個獨立於空中的英雄世界,開創了台灣俠義傳奇的先河,這種俠義傳統的英雄價值雖流於父權、物化女性而理應批判,卻亦可視為長期在戒嚴禁錮下長成的台灣人去傷解鬱、自我補償的一帖運功散,亦為台灣意識醞釀的薰習中捍衛家園信念的強化,如今重新聽來,其歷史意義更加深刻──「傳奇人物廖添丁」已不只是一部精采的廣播故事,更是值得世代傳承的台灣人文資產。